MESSAGE FROM OUR SUPERVISOR 校監的話

     

於心有愧
 

從6.9,6.12至6.16奇蹟性的反送中運動中,相信同學們都從網上及傳媒閱到豐富的資料,而作出自己的判斷及立場,也相信你們及我的看法是相同的。我想分享一點與校訓有關的感受:謙卑。

6.9我置身在103萬人中,前前後後儘是青年人及學生,他們肯出來,是雨傘運動後罕見的。次日開始,就讀到多篇傳媒及文化人表白的懺悔,其中包括吳志森、鄭大班等。事緣14年雨傘運動被清場前後,他們雖認同民主理想,但他們都指責學生們太衝動及偏激,破壞了和平佔中的原意。

現在對他們的公開懺悔,我非常感動。大概他們的謙卑,有份促成學生及青年們在今日反送中行動中,不再孤立。母親和父親們都組成群組,譴責現政權的殘酷無良,社會各界以至年紀較長的人,都齊齊聲援,終於促成6.16的大團結。恭喜林鄭,香港人替妳圓了競選時的口號:We Connect。

面對威權管治,人民大團結是起碼的要求。團結是不容易的,我認為謙卑的態度不可少。相信社會上不少成年人甚至民運「老餅」都受到6.9學生們的感動。學生們不畏高牆,無懼政府暴力,替香港挺身而出,做著成年人應該但遲疑的事。青年人的無私及勇氣,加上成年人由謙卑至鼎力支持及參與,才成就出香港歷史以來最大股的民眾力量。

這一邊的謙卑,與林鄭陣營的態度成了強烈的對比。林鄭的囂張及剛復自用,以至一眾庸官互相推諉責任,建制派人人割蓆。那些窩囊的咀臉及龜縮,令人嘆為觀止。

我捫心自問,我不需要懺悔,因為雨傘運動由始至今,我都站在學生的一方。但我仍有愧於心,因為我的勇氣比不上學生們。若說年齡,也不該是藉口,因為陳樞機和朱耀明牧師都比我年長,陳樞機以八十多高齡,仍可以絕食抗議政府的不公;朱耀明牧師身體力行為民請命,把信仰化為行動。而我則太惜身了,所以對上對下(年齡計),我都有愧於心。

反送中只是抗爭略有少成的開始,我們仍要繼續以謙卑的態度,及以祈禱去堅強信念及行動,以團結的力量面對政權的打壓。而當中,我們的態度與威權陣營的態度需有不同,尤其是突顯出善良與卑鄙無恥的對比,真誠訴求與滿口謊言的對比。而天主是美善的主,他會與弱小及心謙的人同在,他是我們巿民的希望。

 

陳滿鴻神父

校監

2019年6月24日